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欲与梦】(9)
【欲与梦】(9)
……,这根本无济于事,视频和图片早已经在全国各个网 站大肆流传。

亲自主抓就这个案件不让任何人插手,一切都要经过刘日辉,进展到哪步只 有他刘日辉心里有数。但给市领导的印象又是刘局长高度负责,查封了大量视频 网站,工作突出。

聪明的镇馨早就隐隐感觉到这个刘日辉局长不简单,处处针对自己,用所谓 合理的正常工作流程和保密制度来敷衍自己。

「小镇啊,要相信组织,相信领导,我们一定会投入最大的力量来破获此案!」

「小镇啊,要有耐心……」

「小镇啊,案件在逐步有序的推进中……」

……

想到刘日辉那种冒着油光的胖脸,不紧不慢的的打着官腔的样子,镇馨就恶 心的想吐。

很明显刘日辉根本不想侦破这个视频门,他只是在敷衍,是因为视频门背后 的黑手,让他顾忌?还是他有什么目的?

刘日辉在江津任副局长时,就传出过和多个女警有不正当关系的流言,但这 并不妨碍他继续升官。难道现在这个刘日辉也在打自己的主意?

镇馨不敢去想象。

之前镇馨真不敢想象刘日辉会如此的无耻?直到今天大会后……

因为不敢指望刘日辉能帮助自己查获视频门背后的黑手,镇馨只好找刑侦队 网络科的王科长私下帮忙,希望他能利用技术手段帮自己排查出一些有用信息。

没想到第二天,王科长就被刘日辉以违法工作纪律,不服从组织为由,开大 会点名批评,并下放到郊区边远派出所任所长。很明显刘日辉是在警告任何试图 私下帮镇馨的警察。

会后,从几个曾经答应帮自己忙的同事们那躲避自己的眼神中,镇馨清楚知 道刘日辉的警告起作用了。

镇馨无法去责怪他们,这个社会是个现实的社会,警察也是人,还得指望着 这份工资养家糊口。

「嘀——」镇馨狠狠的按着喇叭不松手,但前面因交通事故堵塞的道路依然 没有任何疏通的迹象。

狂躁的喇叭声引来众多路人和司机们不满的侧目,一个美女警察如此疯狂的 鸣笛让众人不由反感。

「警察就这样按喇叭啊?」

「还是个漂亮女警司啊,难怪这张狂!」

「这漂亮,这年轻就当官了,肯定是陪领导睡的货……」

路上行人难听的话飘进高尔夫车里,让镇馨更是怒火中烧。

「小镇啊,要多向组织和领导靠近,争取进步……」

「……要相信领导,信任领导、依靠领导……」

「镇教授是知名教授,我高度重视呢……」

「现在局里案子多,只要条件符合了,我会组织全局力量来侦破……」

「小镇啊,要利用好自己优势啊……,咱们局的法医DNA检测这块在全国 要搞到前列啊……」

镇馨烦躁的回想着刚才散会后,刘日辉在办公室找自己谈话时说的每一句话 的意思。

「只要条件符合了……」,什么叫条件符合了?钱?镇馨胡思乱想着。钱对 刘日辉这种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啊。

不是钱,难道是……?镇馨想到了刘日辉谈法医DNA建设时,莫名其妙冒 出的一句话「要利用好自己优势啊……」这和工作有什么关系?除了漂亮,自己 在DNA这块有什么优势?

想着刘日辉说这话时的嘴脸,镇馨已经明白了刘日辉的目的。想到这些,镇 馨就感到一阵恶心和气愤。

镇馨不由打个冷战,浑身起鸡皮疙瘩。

无耻下流的小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前面的路终于慢慢疏通开了。镇馨一打方向盘,高尔夫车拐到岔路上,烦躁、 憋屈和愤怒让镇馨无法冷静下来。

镇馨现在只想找个安静地方好好冷静下来,她不想把这不好情绪带回家,带 给女儿,带给老公。

天已经黑下来,高尔夫车停在建康市的古城墙公园的一处安静角落。

自己该怎么做?十几岁时妈妈就因病去世了,爸爸从小就疼爱自己。如今爸 爸被人设计陷害,含恨自杀。自己作为女儿,身为警察却无能无力,自己怎么对 得起疼爱自己的爸爸?

现在谁又能帮的了自己?向上级部门投诉建康市局不作为?镇馨自己想了想 都认为不可能,现在刘日辉所有的一切都打着合理的正常流程在进行!

自己来侦破?自己只是一个DNA检测方面的技术专家,对DNA以外的能 力和常人一样,而现在又没人敢帮助自己!

难道要……,自小的家庭教养让镇馨从心底就鄙视那种女人。自己要去做这 些还不如杀了她自己。

难道,难道……,爸爸就要一辈子背着坏名声?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为了替爸爸……,不!绝不行!镇馨,你现在就剩下一个疼你老公了,绝不 能对不起他!

我该怎么办?咽下这份屈辱?

难道自己清高的家庭就背负着巨大的耻辱,女儿长到也被说在背后指点,她 姥爷当年……

想到自己爸爸去世前的那份痛苦,镇馨的心就碎了!

爸爸,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

镇馨坐在车里,烦躁的想着,呆呆望着公园远处。

远处那辆别克轿车是丈夫张伟正的!远处林荫路旁一辆,轿车在有节凑的起 伏着……

镇馨是个有经验的成熟女人,自然明白车里在做什么!只是没想到这对儿如 此胆大!

是个别克轿车,那车牌!

那轿车是丈夫张伟正的!

不可能!绝不是自己丈夫!

镇馨脑子一片空白不敢,也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一切!呆呆的看着前面起伏的 别克车。

终于,一个容貌、身材都一般的、浓妆艳抹的风骚女人,从车的后座出来, 拿着钱浪荡的走了。一个男人整理着衣服也从后座下来,上车、开车离开!

那男人就是张伟正!

「呜呜……」镇馨哭起来,心里开始流血!

晚上九点多,镇馨才恍惚的回到家里。

「小馨,你怎么一直不接电话,去哪了?这晚回来?孩子都饿哭了!」

客厅里,丈夫张伟正抱着大哭的女儿正急的团团转。

看着饿的大哭的女儿,镇馨连忙抱过来,解开衣服,将乳头塞进女儿的嘴里。

根本顾不得和丈夫大吵一架。

女儿不再哭泣,大口的吮吸着香甜的乳汁。而丈夫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就 像以前和自己亲热后,丈夫也是倒头就睡。

镇馨的眼泪再次流出来,此刻她已经没有和丈夫大吵的冲动了,只是紧紧抱 紧了女儿。

亲人,只有血缘的亲人才不会欺骗!

爸爸,女儿一定要为你报仇!为你洗清冤屈!

接下来的几天,镇馨一直心神恍惚,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一向清高骄傲 的她也没脸去做那些她鄙视的事。

唯一知道该做的事就是想法替父亲洗脱冤屈!

中午,DNA办公室只剩下了镇馨,其他同事离家近都回家了。

镇馨拿着吸奶器,用门禁卡刷开实验室的两道密闭门,然后来到材料准备室, 镇馨要用吸奶器将奶吸出来,放到冰盒里,快递回去给婆婆,女儿下午要吃奶的。

镇馨刚刚解开警服的扣子,撩起胸罩,露出丰满的乳房准备吸奶,忽然听到 了刷门禁卡的「嘀」声和拉实验室密封门的声音。

有人进来了!

镇馨连忙拉下胸罩,系上警服的扣子。

刚系好最后一个警服扣子,材料准备室的门推开了,进来的是刘日辉!

「哟,小镇在这啊……」刘日辉笑眯眯的说道。

刘日辉有全局任何一个科室的门禁卡,他喜欢不定期的到各部门检查工作, 根本不提前通报。

「刘局长,您好!」镇馨站起来打招呼。

「我随意来抽查下DNA检测的工作……」刘日辉打着官腔说道。

「小镇啊,这是要挤奶吧?」

刘日辉看到了桌子上的挤奶器。

「我们警察为了了破案,保人民平安,付出太多牺牲了!孩子都无法照顾, 伟大啊……,小馨啊,只要肯付出,镇教授的冤屈何愁不早日破啊!」刘日辉话 有所指的对镇馨说着。

聪明的镇馨也听出刘日辉话里有话,但镇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

「小镇啊,你挤你的奶,不要管我。」刘日辉说着,却并不转身离开,而是 装作检查工作。

很明显,刘日辉是在提醒镇馨当着他的面来挤奶,镇馨脸上火辣辣的。

「小镇啊,镇教授的这个案子现在真不好破啊,没线索啊,我现在很头疼啊 ……」

看着镇馨尴尬的站在那里不动,刘日辉有意无意的提示着。

镇馨的心开始滴血,她知道为了父亲的冤屈,她现在没有选择了!

「刘局长,你……你来帮我下吧……」镇馨强忍着厌恶的情绪,脸上努力微 笑着。

「小镇啊,需要帮什么……」刘局长还保持着道貌岸然的神态。

镇馨脸更红了,自小的严格家教让她走到这一步已经很难。

「帮……帮我,挤下吧?」镇馨像下决心走向刑场的女烈般下定决心,身体 禁不住轻轻颤抖。

「小镇啊,奶水憋住出不来了?哟,这憋住奶水可对身体不好啊!怎么不早 说啊,这可得赶紧挤出来……」

镇馨强忍着颤栗,面对这刘日辉,挺了挺高耸的胸。

刘日辉对女人肉体的熟悉程度,堪称了如指掌,稍微一瞥就能断定,现在镇 馨警服胸前隆起的弧度绝对比从前更陡峭,比一年前第一次见到时,保守估计也 升级了一个半罩杯。

「我来帮你挤挤吧!」刘日辉没有去先解镇馨警服最上面的纽扣,而是伸手 去解警服上被顶到最高处的那一颗钮扣,手背故意蹭了几下那鼓胀的乳房。

刘日辉的手很慢,如同慢镜头般,慢慢将那一颗纽扣的一边,慢慢从扣眼中 挤出……

刘日辉很享受着个过程,也明白这个缓慢的过程对一个贞洁女人的自尊打击 有多大,这会一点点消磨点女人的自尊。

镇馨明知自己不得不走到这一步,可就是无法压抑住内心的激烈的情绪,胸 口气的剧烈起伏,而且幅度还越来越大。

镇馨感到这解开一个纽扣的过程比一个世纪都长……自小骄傲的公主,父母 的疼爱,失去母亲的悲伤,像亲姐一样的梦姐,疼爱自己的父亲,可爱的女儿…

…都从眼前飞逝而过。自认为冰清玉洁的自己为了洗刷父亲的冤屈,竟然厚 颜无耻的主动要求领导潜规则……

镇馨呼吸越来越急促,警服下绷的紧紧的胸脯,随着急促呼吸的节奏,一颤 一颤……

「噗」的一下轻响,亮闪闪的铜质镀镍钮扣仅仅挤出三分之一就吃不住劲了, 像是鼓满了力道的弹弓般强劲的从扣眼中自己弹了出来。

「啊!」

镇馨短促的低呼一声,俏脸刷的羞红了。

迸开一颗钮扣后,警服的胸襟顿时裂开了一道很大的缝隙,那对丰满硕大的 乳球就像破土而出的种子般,简直是挣扎着要从缝隙里挤出来,将原本狭长的缝 隙撑成了一个椭圆形的巨大开口。警服彷佛变成了挑逗的「中空露胸」装,虽然 里面还有件衬衫,但那足以令男人疯狂的美乳形状已被勾勒的更加清晰。

刘日辉得意的笑了笑,快速解开了其他几个纽扣。这件威严庄重的藏蓝色警 服上装完全失去了遮蔽的作用,再也无法保护里面那具动人胴体。

接下来,刘日辉有意不把这件警服脱掉,就让镇馨维持着警服上衣敞开的狼 狈模样,然后再把镇馨银灰色的制式领带往下一扯,接着又一粒粒的解开镇馨的 衬衣纽扣。

镇馨脸颊发红,鼻子一酸几乎想哭,连忙拼命忍耐着。

很快,镇馨除了上身向两边敞开的警服和衬衣外,就只剩下一件吊肩带的黑 色蕾丝胸罩,大片雪白耀眼的肌肤都暴露在视线中,哺乳期的胸围异常夸张,而 腰肢却纤细的不堪一握,视觉上的反差简直到了夸张的程度。

假如不是亲眼看见,谁也不敢相信这样一对丰满大奶子,竟是傲然挺立在纤 细的腰上……

刘日辉久久凝视着镇馨高耸的酥胸,喉结贪婪的上下滚动。

E号的罩杯根本遮挡不住这对丰满到极点的乳房;两颗硕大挺拔的乳球简直

是呼之欲出!从胸罩的上下左右都顽强的挤出了不少雪白的乳肉。挂在赤裸 双肩上的细带显然撑的极其吃力,以至于在晶莹无暇的肌肤上勒出了两道红肿的 印痕。

刘日辉双手贴着女警花的皮肤,摸到后背,摸索着解开了乳罩的背扣,只听 得「啪」一下,乳罩松了开来,失去支撑的乳房被自身的重量牵引突然向下坠了 一下……

这是一对无可挑剔的极品美乳,轮廓是最肉感也最诱惑的圆球形,看上去就 像是两颗硕大的成熟水蜜桃,涨鼓鼓的悬挂在胸前颤动。饱满而雪白的乳肉如同 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一样,隐隐透出一种羊脂白玉般的色泽,由于胀奶乳房上部开 始现出条条淡青色血脉线络。

更难得的是这对大奶子不仅丰满之极,而且还又坚挺又结实,失去胸罩的衬 托后,那硕大的乳球因沉重的份量微微下垂,重力虽然让丰满的乳房微微下垂, 但那完美的形状却丝毫未受到影响,两边丰乳紧密的互相靠拢着,自然而然的形 成深邃的乳沟。

「我的天……」。刘日辉发出由衷的惊叹声。刘日辉看着那对沉甸甸的美乳 咽了咽口水,轻轻地取下镇馨挂在肩头的乳罩,捂在鼻子上用力地闻……

「啊……好浓的奶香……」

镇馨的俏脸腾的涨红了。这种赞赏的话听到她耳里,更让她感觉到非常羞耻, 赤裸的胸脯又开始急促的上下起伏。

这对丰满的乳房之前只属于过丈夫一人,现在只是在刘日辉面前裸露出来, 就使镇馨的乳头紧张的缩成紧紧的两粒小疙瘩,同时身体在控制不住的轻颤。

刘日辉看的眼珠都快掉出来了,和被警服遮住时相比,她赤裸的乳房明显的 更加「壮观」

在这对又圆又大的雪白球体上,两粒葡萄般鲜艳的乳头竟然还像是处女一样 的微微翘起。极其顽强的向上提拉着丰满下垂的乳房,抗拒着地心的吸引力。

乳晕的颜色暗红色,极其规则的圆,乳晕上光滑微微凸起白皙乳房,一点不 像其他哺乳期的女人,乳晕上满是不规则的乳粒凸起。

此时的女警花可以说得上是无比的性感,因为一身威严庄重的警服虽然被刘 日辉完全的解开,但依然还是敞开着穿在她身上,银灰色的制式领带由于已经被 刘日辉拉了下来,但是还是挂在她的脖子上,所以领带的中端正靠在她的乳沟, 令人想起仿如两座浑圆山峰的山谷里面有条蜿蜒的小溪流过。

这画面别提有多刺激错淫乱。

刘日辉单手握住了镇馨左侧的乳房,刘日辉的手虽大,但镇馨的乳房更大, 他即使尽力张开虎口,仍根本不能合围。

谁也不敢想象,此时在公安局大楼里的DNA实验室里,身着警服警裙的建 康市第一警花,正做着让所有男人血脉贲张的事情,被一个老男人在挤奶!

这样的画面刺激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

刘日辉用双手环在镇馨丰满的乳房下部,轻轻的挤压,乳肉柔软,粗长的十 指半陷乳肉中,但乳汁却没有预期喷射而出。

紧张的恐惧和先前的惊吓刺激,让镇馨的乳房肌肉痉挛,堵住了奶道。

「咦,这大奶子怎么会没奶水啊?」刘局长有些惊讶的盯着镇馨的乳房。

鼓胀的乳房几乎成球形,刘日辉双手拨动了下乳房,两个乳房发出沉闷的肉 击声和里面乳汁晃动的声音。

此时的女警花被个老男人捏着她的乳房,心中是矛盾之极,镇馨既希望不要 被刘日辉挤出乳汁来,又希望挤点出来好早点结束这一切。

刘日辉带着些嘶哑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小镇啊,怎么没奶水啊?现在看 你奶水应该很多啊?」「

「不……不清楚,早上还喂孩子奶着……」镇馨被局长挤压着乳房,脸羞的 通红。

「这样啊,看来是紧张了,小镇啊,要放轻松……,深呼吸,对,放轻松…

…「刘日辉像长辈开导晚辈一样,只是这场面太过讽刺。

「小镇啊,这不出奶水可是大问题啊!奶水质量会降低,对宝宝不好……我 要捏上面一点,力气会大些,再捏捏你乳头,小镇你可要忍住啊……」刘日辉那 神态一点没有猥亵下属的意思,仿佛在做着正大光明的好事。

「嗯……」镇馨的声音细弱蚊声。

刘日辉将手往女警花乳房上端移,在离乳房顶端还有半指时,刘日辉的手合 拢起来,捏了几下,只见绛红色的乳头中间沁出白白的液体,但还是没有乳汁喷 出。

刘日辉突然伸指弹了一下女警花由于紧张而锁紧的乳头。只见镇馨的乳头慢 慢的放松,乳晕也松弛扩大,随即又渐渐的缩紧,再次缩成一小粒,但已有些舒 展了。刘日辉又重重地弹了女警花的乳头一指头,乳头再次逐渐舒缓。

刘日辉又用手指去揉搓紫葡萄般的乳头,终于一股强劲有力白色的汁液从乳 尖勃然而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极长的弧线,几乎落到了准备室的另一端。

刘日辉把手指缩了回来,继续捏着,一股股如银线的乳汁在空中划出一道道 长长的弧线。

空气中弥散着一股沁人的乳香。

镇馨红着脸忙将奶瓶口对准左侧的乳头,镇馨的乳水极为充沛,连射了数次 依然绵绵不绝,很快200ml的奶瓶充满了乳汁。

刘日辉继续挤揉着女警花的乳房,将里面残余的乳汁挤出来。乳房开始短促、 间隙性地挤出着银白的乳汁,而另一侧雪白鼓胀的乳房上,紫红色的乳头直直的 立着,随着刘日辉挤压左乳,带动右乳弹动着,竟然把乳白的乳汁甩了出来,乳 头的周围已经湿了一片。

「等……等一下,我得把奶放到冰箱去……」镇馨红着脸,心里还惦记着女 儿,怕乳汁不新鲜了。

「嗯,赶紧去吧……」刘日辉知道这个女警花已经是囊中之物。

镇馨飞快的把衬衣拉上,简单系上警服几个扣子,拿着奶瓶快步走到隔壁的 冰箱前。

暂时一人在隔壁,拉开冰箱门的那一瞬间,钻石般晶莹的屈辱泪珠滚落下来, 镇馨紧紧咬住了自己的嘴唇,让自己不哭出声来。

自小就是骄傲的公主,名教授的女儿,不可亵渎的女警花,现在竟然无耻主 动投入到领导怀里!如果不是因为那可恶的「视频门」,父亲也不会自杀,自己 也不会为了调查真相而出卖自己的身体……

镇馨擦了下眼泪,她知道局长还在隔壁,她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为了父亲, 她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镇馨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脸上挂上自然的微笑,重新推开准备室大门。

刘日辉已经坐在椅子上,保持着领导高高在上的神态看着走进来的女警花, 就像在办公室看着进来汇报工作的下属。

镇馨的晶亮的大眼睛中分外晶莹,脸上保持着那迷人的微笑,警服下没有了 胸罩和衬衣束缚的圆滚乳球随着女警花的脚步在胸前弹跳,虽然看不到那雪白浑 圆的乳球,但是那种波涛汹涌的感觉已经足以造成极度的震撼了。

镇馨站在椅子前,刘日辉根本不用站起来,伸手熟练的再次解开女警花衣服。

刘日辉坐着,伸手托起镇馨的右乳房,鼓胀而沉重,将右乳房托高,又猛地 往下一撤,乳房又忽颤忽颤地动了几下。

「小镇同志啊,好有货啊,这得有近1公斤重吧?」刘日辉竟然抛出了这样 一句话,仿佛在超市买水果,掂量一下重量。把玩女下属的乳房仿佛是他日常工 作那样习以为常。

「不,不知道……」镇馨羞愧的小声道。

刘日辉似乎根本不把玩弄女下属的乳房当做一件不道德的事情,仿佛在做着 一件正大光明的事情。

「小镇同志啊,这哺乳期的女性可要注意,要保持营养,才能有充足奶水, 乳头哺乳期比较敏感,不要让宝宝吮破……」

单纯只听声音,谁都会误认为是一个尽职的老医生在为产妇讲解注意事项。

如果不是看到一个身着警服,肩扛警监衔的老男人托着一个警服敞开的漂亮 女警花的丰满白皙乳房……

刘日辉托举着女警花的右乳房,手指在乳头上轻轻地拨弄了几下。

「嗯……嗯……」镇馨微喘起来,直咽唾沫,头朝后仰,身体抽搐了几下。

鼓胀的的像个充足了气的气球一样的右乳房一抖,被胀的皮肤变薄的白嫩肌 肤下的浅表静脉隐隐暴起,如同蚯蚓一样扭曲着。乳头尖端猛地涌出一大股乳汁, 喷射一般,空气中一股牛奶香沁人心脾。

坐着的刘日辉这个高度正合适,张嘴将女警花激射而出的乳汁接住。

刘日辉托着女警花的右乳房,嘴巴对准乳头,将乳头连同整个乳晕都塞进自 己的嘴里。

镇馨的乳头本不大,但因为哺乳现在有2cm来长,1cm来粗,正适合被 男人叼在嘴里,再加上整个隆起的乳晕,几乎将局长的整个嘴巴塞满了。

刘日辉还来不及吮吸,就感到嘴里的乳头开始膨胀变硬,女警花好象开始敏 感起来,胸脯不由自主地向前挺,好象要把整个乳房都塞进他嘴里。

刘日辉也配合镇馨将脸往乳房上挤压,紧浇紧地贴着乳房,感到好温暖。刘 日辉双手搂着女警花的细腰,呼吸着她身上具有成熟女性体香夹杂着乳汁腥香的 味道,舌尖在她的乳头和乳晕上舔刮,细细品味着那种软中带硬的感觉,舔刮着 她乳头上粗糙的肉纹。

不断有甘甜的乳汁从乳头处喷射而出,刘日辉大口大口地吮吸。

乳头与乳晕反射性地一缩一缩,将一股一股甜美的乳汁从乳头处喷涌出来, 灌入刘日辉的口腔,热热的,粘粘的腥腥的,一股奶香从他鼻子直往外翻。

刘日辉加大力量,故意发出「滋……滋……滋……滋……」的吮吸声音。

镇馨一声不吭,挺着乳房任局长吮吸。

镇馨年轻健美,身体素质好,血气旺盛,乳汁又粘又多。刘日辉每用力吸一 下,镇馨都不经意地绷紧身体,乳房象高压水枪一样将乳汁一股股地往外喷,这 是只有哺乳期年轻女孩儿才具有的射乳。

刘日辉吮吸了好一会儿,镇馨射乳的力量弱了一些,乳房也渐渐软缩下来。

随着乳汁的渐渐减少,刘日辉嘴里的乳头也渐渐软缩下来。到最后乳汁完全 被吸空,只用小股淡淡的清液从乳头出流出。

刘日辉吐出右乳头,上面口水混合着奶水,湿渍渍的,亮亮的。

刘日辉腾出双手,捧起女警花右乳房挤压,又用牙轻轻地呷住乳头,想榨干 女警花最后一滴乳汁。

「哦——」镇馨满脸桃红,终于轻轻地哼出声音。

刘日辉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女警花终于有反应了。

刘日辉突然含住女警花的乳头咬了一下。

「啊——!」镇馨惊叫了一声,身子一抖,右边的乳房本能地蹦跳着,「滴 滴嗒嗒」地淌着乳汁,肉呼呼地晃来晃去,像抖动的肉色铅球,在灯下闪着白花 花的光。

刘日辉胃里翻了一下,打了个满嘴生香的奶嗝。

「小镇啊,我下午出去开个会,晚上去我那讨论下工作,早日侦破" 视频门 " ……」刘日辉看时间快到上班点了,向镇馨交代完,打着饱嗝,满意的出去了。

「嗯。」镇馨小声答应着。

随着外面传来关门声,镇馨再也忍不住伏在桌子上屈辱的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