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芳子新婚前夜
芳子新婚前夜
郑国仁,中国仁,三十九岁,服务于腰带制造公司。

比西北风更强烈的晚秋小飓风,带来寒冷的雨,打在日本海海边的铁路上。
接近黄昏。

只有两节车厢的电联车停在月台上。

车内的广播用抱歉的口吻说:「可能还不能修复。」

郑国仁是在出差回来的路途中,没有特别的急事,想看海的巨浪,走下月台。
从另外的车厢下来令人惊艳的美女。肩上挂着一个大背包,让人想到是去工作或是去旅行。

深褐色的网状裤袜十分抢眼。

可能因为有一双修长的腿,身上的大衣和裙子都相当短。

「真没礼貌,这样盯着看。」

年轻的女孩露出这样的表情瞪一眼郑国仁,走上陆桥。

郑国仁心想,这个女人的个性一定很强烈。抬头看时,大衣和裙子如降落伞般摇摆,几乎能看到大腿根。

可能是二十三、四岁吧,又向下对田久保瞪一眼,好象怪他偷看不该看的地方。

郑国仁急忙低下头,对自己由下向上偷看的行为感到愧疚。

从陆桥走下去时,女人的裙子和大衣被强风吹起。

这一次女人没有回头,只是用手压住大衣和摆裙向收票口走去。

看得郑国仁产生欲火,想早一点赶回家,把老婆映子的衣服剥光。

和七、八名旅客一起经过收票口。

虽然是小车站,还是有「观光旅馆服务台」,有一名中年女士坐在那里,百般无聊的样子。

年轻的女人向四周看一眼,大概觉得外面的风太大,向服务台走去,可能是要求介绍旅馆。

郑国仁也决定这样做。

「就算有暴风吧,一个人怎么行呢。」

中年女士用很重的乡音唠叨,然后看郑国仁。

「嗯?是父女,还是兄妹?算了吧,不要吵架,住在一起怎么样。」

没有问年轻女人和郑国仁的意见就开始打电话。

「我是无所谓的,在大房间里,各睡一个角落就行了。」

「啊…这…」

女人低下头,紧咬嘴唇思考。

——在深蓝色的海洋上有无数的白色波浪。

到达旅馆后,女人当然没有放弃戒心,只是站在窗户边看夜晚的日本海,也没有换睡袍,更没有自我介绍。

「那么,我一个人先喝了。」

在尴尬的气氛下,郑国仁拿起服务生送来的酒瓶。

「哦,对不起,让我替你倒酒吧。」

年轻女人仍旧保持严肃的表情,拿酒瓶的动作很不自然。现在这样的表示善意,像在说晚上可能会比较安全。

「谢谢,妳呢?」

「哦,我也喝一杯吧。」

酒杯送到嘴边时,女人的脸上出现一丝笑容。可能有不错的酒量,一饮而尽。
「这个清酒很香,我…可以打电话回家吗?」

年轻的女人叹一口气说。

「请便,小姐,费用不必担心。」

郑国仁觉得这句话是多余的,可能会使她多心,感到有些后悔。

「是妈妈吗?我是芳子…电视上有没有播呢?火车不通了,那个人打电话来,就说我明天会搭飞机回去,不用担心。」

好象要节省电话费似的,很快便放下电话,从话中可推测,这个女人不是订过婚就是已婚,名叫芳子。

「这位太太住在哪里呢?」

「请不要问。」

芳子一面摇头,一面喝酒。

在尴尬的气氛下,郑国仁也喝酒。

「先生、太太,可以铺卧具了吧。」

旅馆的老太太进来说。

「有这么年轻美丽的太太,先生一定很得意吧。不过,也很吃力吧,要不要叫按摩师呢?」

「好吧。」

暴风吹在窗户,吱吱作响。郑国仁想到这样一定不好入睡,于是同意老太太的建议。

年轻女人果然又把棉被拉开五十多公分,脱下毛衣和裙子,穿著网状裤袜和勉强能盖住屁股的衬裙,一头钻入被窝里。

「咳咳,是这个房间吧。」

老按摩师走进来,坐到年经女子的身边。

「就从年轻的太太开始吧。」

还没有说完就掀开棉被,推年轻女人的身体使其俯卧。然后在在她的腰上,开始按摩双肩。

「啊…按摩师先生。」

年轻女人慌张的扭动身体。

「什么也不用说,妳的肩好硬,像冰一样,这样的人一定会便秘的。」
按摩师继续揉搓女人的后背和脖子,看起来很熟练的样子。

「啊…唔…」

年经的女人不语,也不动了。

按摩师坐到女人的屁股上,在后背、腰,或用力或揉搓的按摩。

「先生,太太的肌肤光滑有弹性,肩膀和后背却很硬,是没有疼她的证明。」
按摩师误以为他们是夫妻,以责难的口吻对郑国仁说。

「太太…是吧?」

「哦…唔…」

什么也不说的美女对按摩师的话也是含含糊糊的回答。

年轻女人接受按摩的姿态看在郑国仁的眼里觉得很性感。并不是自己的女人,但奇妙的感到嫉妒。

「太太,怎么样…这一带…」

按摩师用粗大的手在衬裙上不停的揉搓。

「哦…是…」

年轻女人没有抗拒,静静的躺在那里。

郑国仁抬起上半身观察时,按摩师不仅用手,还用尾骨有节奏的摇动女人的屁股和沟,不愧是按摩师…

「先生,不论男人和女人,这里最有效,会变强。」

按摩师坐的位置从女人的屁股移到大腿上,然后在屁股丘的下方施展指压。
「太太,有效吧?会不会痒痒的呢?」

按摩师问。

「是…唔…嗯…」

女人的声音好象在承认那里有性感。

「在东京是流行这种粗糙的裤袜吗?不但没有性感,又不方便揉搓。先生,你看清楚,脚心是最重要的,无论是对健康或是色情。」

按摩师的身体转到反方向,形成从年轻女人的后背压迫乳房的姿势,然后把女人的脚拉像自己的方向,用手指用力压迫脚心,揉搓每一根角趾和趾跟。
「这是生命的穴道,却那么的冰凉。看样子,不只是肩酸痛或便秘。先生,太太是这么的年轻,请以宽容的心对待她,不要嫉妒。」

按摩师仔细的揉搓女人的脚心,然后把手伸到大腿根的内侧。郑国仁跟着紧张起来。

按摩师的手从大腿根一直揉搓到肉丘的斜面。

「唔…唔…」

年轻女人发出紊乱的呼吸声,同时把大腿分开又夹紧,如此反复的做几次。是

产生快感了吗…

「先生,太太的便秘有三天了吧…我会在肛门上按摩的。」

「…」

年轻女人没有说话。按摩师的手指向肛门探索。

「这样…应该轻一点吧。」

郑国仁一方面感到嫉妒,于是向按摩师提出抗议。

「我知道,可是先生,和太太之间太冷淡了吧。让她穿这种网状裤袜,故意让男人看了就讨厌。」

按摩师还是深信他们是夫妻,不再揉搓肛门,然后指着年轻女人的阴部附近,好象在问可不可以。

「…」

年轻女人紧紧闭上嘴,微微扭动下身,还做出抬起屁股的动作。

按摩师点点头,仍旧骑在女人的后背,用左手在乳房,右手在阴部按摩。
「啊…啊…」

年经女人发出和先前完全不同的娇柔哼声,扭动屁股。

「先生,这样大概可以了。现在这个时代,性欲都很低落,只知道吃饱肚子,又缺少刺激。我真为日本的未来担心。如果还有什么需要,请叫我。这一次是一万五千元。」

按摩师要求的金额很大。收了钱就走了。

「这个…妳没有事吧…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子。」

郑国仁有一点担心。

现在知道刚才的按摩师是特别为倦怠期的夫妻,或多少有异常倾向的男女做服务。

「让我继续给妳按摩吧。」

见年轻女人要睡的样子,郑国仁鼓起勇气说。

「…」

年轻女人轻轻摆头,分不出是同意或拒绝。郑国仁坐在俯卧的年轻女人的身边,开始抚摸后背。

因为衬裙是深褐色而没有发觉,现在看到乳罩是黑色网状。

郑国仁心跳加速。年轻人刚才让按摩师按摩乳房、乳沟、臀部、肛门,甚至阴部,那么我…

不对,因为那是按摩师的专业手指。

可是,趁女人有快感余韵时,要快一点抚摸吧。

郑国仁下决心后,模仿按摩师,骑到女人的屁股上。

这样即知,女人的屁股比想象的更丰满,而且颇富弹性。

在郑国仁睡袍下的分身,突然开始膨胀,碰到年轻女人的屁股沟,可是她毫无反应。

郑国仁从衬裙和乳罩上抚摸年经女人的乳房,然后把手伸入,解开乳罩,直接握紧有重量感的乳房。

「妳睡了吗?」

郑国仁问年轻女人。

「我要继续给妳按摩了。」

「…」

郑国仁骑在年轻女人的屁股上问,但得不到回答。脸紧压在被单上,不肯让郑国仁看到。这是有了酒意的关系吗?

「这样可以吗?」

郑国仁左右扭动屁股,使年轻女人的臀沟震动,以五指抓紧乳房,开始揉搓。
「嗯…嗯…」

这时候,年轻女人竟然发出稳定的鼾声,看起来好象真的睡了。

郑国仁一方面有点不服气,一方面又怕遭到年轻女人的反抗,最后还是把屁股移到她的膝上,抚摸穿网状裤袜的浑圆屁股。

网线妨碍抚摸。田久保这才知道,原来这裤袜很性感,但不轻易接受男人的侵入。

「嗯…嗯…嗯…」

年轻女人的呼吸声好象在建议郑国仁就这样慢慢寻乐。

郑国仁这时候也想起按摩师,不急不忙的在重要部位轻轻按摩。

在网状裤袜下,有褐色三角裤,只有边缘的蕾丝是白色的,紧紧包围在屁股上。

「嗯…嗯…」

郑国仁确定年轻女人的鼾声是规则而安定,于是开始抚摸大腿根的内侧。
即使透过网线,也能感受有弹性的屁股的触感。

「这样…还会继续睡吗?」

郑国仁左手握拳,在年轻女人的鼠蹊部压迫扭动,右手指轻触肛门的四周。
「嗯…嗯嗯…」

男人的年龄不论多大,永远不会了解女人的心。

年轻女人的呼吸稍微改变,但仍旧不回答问题。

郑国仁一方面感到兴奋,一方面也享受到刺激。

「不会有问题吧?」

郑国仁发现女人三角裤的底部湿润。但还是分不出是受到田久保的刺激,还是先前按摩师留下来的余韵。

「这样会有什么感觉呢?」

郑国仁从网孔插入手指,在三角裤的底部抚摸,手指沾上黏黏的液体。
「唔…嗯…嗯…」

年轻女人可能是漂浮在睡眠和男人的挑逗之间,呼吸稍紊乱,下体受到郑国仁的手指摩擦,仍旧躺着没有动。

郑国仁感到急躁,想把年轻女人的网状裤袜脱掉。

「啊…唔…」

年经女人也许在梦中反抗,把双腿夹紧,扭动屁股。所以,网状裤袜和三角裤在屁股上脱掉一半便停止了。

「我在妳的身上按摩,可以吧?」

郑国仁自言自语的说着,翻转俯卧的身体。

「唔…晤…嗯…」

女人好象很困似的发出哼声,用手臂盖在眼睛上。

「妳可以继续睡。」

郑国仁脱下内裤,露出勃起的肉棒,背对女人的脸,坐在乳房上。乳房的弹性给郑国仁的屁股带来快感。

想继续脱网状裤袜和三角裤,但到耻丘部分就很难脱下去。不知道年轻女人是醉了,还是真的睡着了,或者是怕羞,始终不肯合作。

「明天,我会给你买新的。」

郑国仁说完,把双手插入网孔,用力向左右拉。断一根线后,很快的变成大洞。

剩下的是三角裤。

形成倒三角形的三角裤,湿淋淋的几乎把下面的形状浮现出来。

「唔…嗯…」

年轻女人的呼吸不是很紊乱,但下腹部如波浪般起伏。

不知是否真的结婚了,一朵红色的花蕊在微笑。很像开在夕阳下的鸡冠花,那样的红色,不像是有很多经验的人。

阴毛稀疏,田久保弯下身体,用力吸吮花瓣。

「唔…嗯…啊啊…」

年轻女人突然发出呻吟声,下半身也开始颤抖。原来在睡眠中的阴核勃起,从包皮露出红色的肉芽。

「妳没睡呀。」

「真是的,这还用问吗?怎么睡得着…啊…」

年经女人溢出蜜汁的同时,开始用力扭动屁股。

「那么,妳能不能吻我的呢?」

郑国仁采取男人在上的六九姿势,把勃起的肉棒送到女人的嘴上。

「记得你是郑国仁先生…我下个月要结婚,啊…又黑又大…真的可以吗?啊…

唔…」

年轻女人说完,把郑国仁的龟头吞入嘴里。

「唔…唔…」

年轻女人有一点急促,把郑国仁的肉棒在嘴里,用舌尖舔。

郑国仁用双手把年经女人的花瓣左右拉开,看到从里面间歇性的溢出蜜汁。
属于较小的花瓣完全膨胀,右侧的花瓣看起来比较大。

「唔…唔…嗯…」

不知是希望吸吮花蕊,还是郑国仁的肉棒在嘴里感到呼吸困难,年轻女人发出小狗撒娇般的声音,同时也抬起屁股。

郑国仁还在不知道年轻女人的性感带在阴核或肉洞里的情形下,弯曲食指,于肉洞口附近刺激。

「妳叫芳子…吧…这里觉得怎么样?」

「唔…唔唔…嗯…」

年轻女人含着郑国仁的肉棒,没有说出好坏,只是发出哼声。

年轻女人的肉洞有强大的收缩力。勒紧时,郑国仁的手指关节几乎感到疼痛。
看起来没有经验的鲜红色花蕊,会有如此大的力量,使郑国仁十分惊讶,尤其在肉洞中段的g点,吸力特别大。

这样算不算名器呢?

「芳子,有快感吗?」

「唔…唔唔…」

年轻女人稍扩大吸吮肉棒的嘴,好象在点头承认。然后发出如少女啜泣般的声音。

郑国仁开始查看年轻女人的阴核感度,手指捏住肉芽,轻轻扭转。

「啊…好…怎么这样好…」

年轻女人从嘴里吐出肉棒,突然开使用力扭动屁股。同时溢出大量蜜汁,幸好有三角裤吸收蜜汁,不致于完全流到被单上。

「芳子,你会更舒服的。」

郑国仁像在暗示年经女人,同时把两根手指插在肉洞里搅动,还用嘴吸吮肉芽。

「好…好…对不起啦…」

女人把身体伸直,开始痉挛…可能是泄了。

房间里只听到暖气机的声音。

「这里是哪里?啊!糟了,对不起…」

芳子的身体本来很僵硬,此刻,如棉花般,变成软绵绵的,大概在五分钟后张开眼睛。

「对不起…和陌生男人变成这样…这是第一次…刚才的…就是所谓的泄了吧…
你是郑国仁先生吧…」

年轻女人这时候才用毛毯盖在身上,只露出脸。

郑国仁尚未射精,很想立刻结合。

「妳能有这样的快感,我感到光荣。在车站看到妳,就觉得妳相当美,同时还有一种严肃的感觉,后来又独自的睡了。」

「对不起,被那个按摩师按摩那个地方,身体突然觉得怪怪的,没有关系啦,两星期后就要结婚,以后不会有这样的经验的。」

「所以就兴奋了吗?我可以再来一次吗?」

「好吧…刚才我是自己先泄了…」

「这一次,我想插在那里面。可是你快要结婚了,我会射在外面,因为没有戴保险套。」

「没有关系,今天是安全日,又让我知道这么刺激的事…射在里面没有关系。」
看到她在毛毯下脱三角裤的动作。

「谢谢妳,芳子。」

「求求你,现在叫我的名字后,就把我忘了吧。还有在我结婚之前,那样一次…」

「一次什么呢?」

郑国仁把年轻女人身上的毛毯掀开。上半身还有褐色的乳罩,但下半身完全赤裸。

「我是想要…轻度的被虐待…不要浣肠那么激烈的…只是像折磨我一样的插进
来。」

俗话说,旅途中不怕出丑。但也许是进入人生坟墓的结婚前女人的迫切愿望。
女人红着脸。

「当然没有问题。」

这是曾经向妻子映子要求,却一直不肯答应的事,所以郑国仁非常兴奋,于是决定用刚才撕破的网状裤袜捆绑她。

「郑国仁先生,对不起,我这样要求。」

可能是好奇心和对性的期待,女人的下半身开始颤抖,还闻到酸牛奶般的味道。

「可是,芳子,我是不答应做到一半时要求停止的。」

郑国仁拉起女人的上半身,用网状裤袜把双手捆绑于背后。

「很好,就这样俯卧,把屁股抬高。」

郑国仁为看清楚芳子的肛门或花蕊,抓住屁股的肉丘,向左右拉开。

可能是知道自己的排泄器官受到凝视,芳子想缩紧屁股的双丘。

「没有用的,妳必须服从。」

虽然要求轻一点,但被虐待游戏的一方必须采取强硬的态度,不然就不像了。
郑国仁用粗鲁的口吻说。

「可是屁股那里…还没有洗澡…哎呀…」

「你说谎!刚才给你按摩,不是有性感了吗?」

郑国仁又有一点嫉妒,用左手指轻捅肛门,用右手稍用力拍打雪白的屁股。
雪白的屁股立刻染上粉红色。

「啊…是的…因为我的未婚夫不摸那里,所以吓了一跳…是很舒服…可是那里是脏的。」

好象打屁股不如插入肛门舒服,芳子抬起屁股。

郑国仁心想也许太残忍,但仍并两根手指,一下便插入到第二关节。

芳子的肛门意外的柔软、给手指带来里面已经溶化的感觉,可能是和肛门的肌肉连在一起的关系,从花蕊的肉缝溢出蜜汁。

「哎呀…屁股好难过,可是舒服…啊…也弄前面吧…」

芳子扭动雪白丰满的屁股,仰起头说。

「好吧。」

郑国仁用手掌压在女人的花蕊上揉搓时,突然觉得这个女人的身上充满性感。
「到这里来。」

郑国仁粗鲁的抓住芳子被捆绑的双手,拉到化妆台前。

「怎么样?这样像一幅画吧。你自己看吧。」

郑国仁把芳子抱在腿上,用手指分开阴唇,照映在镜中。

「是要我看吗?啊…好奇怪…我快要死了…」

阴唇张开,流出蜜汁,蕾看过之后,摇摇头,闭上眼睛。

已经到了忍耐极限。郑国仁握住自己很久没有这样勃起的肉棒,对正芳子的肉缝猛然插入。

「妳看吧,进去了。」

「啊…是真的…怎么办…被别的男人插进去了…啊…不行了…又要摔出去了…
唔…」

看到镜中的情景,芳子的花蕊又溢出蜜汁。屁股开始如地震般的摇动。
「啊…不行了…唔…」

芳子又泄了,身体变重。

——外面的风雨小了。电联车明天可能恢复通车,一定会回东京。所剩的时间不多,必须好好的享受。

「那个…能不能放开我的手呢?」

当郑国仁射一次精,女人达到第五次性高潮后,从轻微的睡梦中醒来说。
「你要洗澡吗?」

「不…郑国仁先生,想尿尿…」

芳子把双手转向郑国仁的方向,芳子出被打肿的粉红色屁股。

「妳可以这样去尿呀。」

「可是…连门也打不开的。」

「我会为妳打开门的。」

「不要欺负我,这不是游戏,我真的想尿了,而且尿了还要擦拭那里,快放开我的手。」

美丽女人鼓起脸的样子实在好看。

芳子迫不及待似的扭动几下屁股。

「好吧,就在浴室里尿,我会仔细的欣赏。」

「饶了我吧,我对浣肠那种游戏不大喜欢,让我自己去尿吧。」

「不行!」

郑国仁心想,只要她再哀求一次便解开捆绑双手的裤袜,可是为了要看她排尿的样子,说出拒绝的话。

「真是的…好吧…看吧…但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当然可以,妳说吧。」

「郑国仁先生…是四十岁左右吧,我想再来一次就没有了…所以,那个…」
和工作相遇七个多小时,此刻,她露出最羞怯的表情。

「怎么样呢?」

「我说不出来,啊…忍不住了…快带我去吧…」

芳子采取要蹲下去的姿势,郑国仁急忙把她带入浴室。

「尿吧。」

郑国仁站到最容易观察的位置催促。

「啊…我的未婚夫一定不会想到这么好色的事…真想不到这样看我…会如此的
兴奋…」

芳子的声音有点沙哑,说完就坐在磁砖地上,露出百看不厌的深红色花唇。
「看妳的样子不是很兴奋吗?流出很多蜜汁。」

「啊…不要说了…要出来了…你让开一点…啊…看吧…」

从芳子的花蕊流出稍带有酒精味的尿。

「啊…尿完了就马上进来吧…我快不行了…马上进来吧…」

芳子半张开嘴,呼吸很困难的样子。

「啊…羞死了…可是好舒服…会习惯这样…可是我的未婚夫不会这样…啊…我
的尿有没有味道呢?」

尿停止了。

「郑国仁先生…快插进来…我又要泄…」

芳子蹲在地上,仰起头,雪白的胸部不停的起伏。

「像强奸一样的弄吧…啊…」

郑国仁认为让芳子仰卧在磁砖地上,捆绑的双手压在磁砖地上一定会痛,于是自己仰卧在地上。

芳子利用双膝爬到郑国仁的身上,将自己的肉洞对正勃起的肉棒。

「啊…唔…对不起…我又要泄了…唔…」

可能现在变成最敏感,把肉芽和花蕊对正郑国仁的阴茎,左右摩擦。

「啊…」

肉棒进入花蕊不久,芳子发出叫声,全身无力的压在郑国仁身上。

在芳子达到性高潮后的二、三秒,郑国仁忍不住要射精了。

看到芳子又要进入梦乡,急忙问:「妳刚才说有要求,是什么事呢?」
「唔…等一等。啊…你的精液在我的里面,好热…」

「妳不要说了吗?」

「你不会生气吗?」

「不会生气,对两周后就要结婚的女人,我没有资格生气。」

「那么…有一点怕…我很想…」

芳子的肉洞还在蠕动,好象还有能力达到性高潮。

「妳说吧。」

「我是…想要同时和两个男人…能不能把刚才的按摩师叫来呢?」

「什么?可以…」

郑国仁这时才知道女人的可怕。郑国仁对这位才见面的在东京也难得一见的美女开始动情,可是对方是彻底的在享受性感,明知如此,心里还是会产生嫉妒。
「我想那位按摩师会了解的,但最重要的地方还是会给你,我只能给按摩师嘴唇,如果要肛门还可以。」

「好吧,妳既然和我这个陌生人这样用情,就算给妳的新婚之礼吧…但还是很难过的…」

郑国仁说完,从女人的花蕊拔出肉棒。

——按摩师很快就来了。

「怎么回事?两位不可以吵架,让我看看吧。」

可能五十出头的按摩师,进入房间后,看到双手被绑的女人,一点也不惊讶的说:「我给她按摩吧。先生,请尽量的抚摸她的阴户吧。」

按摩师说完,到芳子的头上的方向,立刻发出表示快感的哼声。可能是将有两个陌生男人向她施虐,使得她兴奋了吧。

「先生,抚摸乳房的正确方法是这样的。」

按摩师把蕾的双乳用双掌包围,食指在山麓的部分蠕动,还把乳头夹在手指间,做全面性的压迫。

「啊…好…」

芳子开始扭动上半身,像离开水的金鱼,张开嘴喘息。

「先生,不要在那里发呆了。还不在太太那里揉搓或吻,给她刺激呢?」
按摩师催促田久保,然后从丁字裤掏出阴茎,唯一能放心的是那个东西软绵绵的。不大,很黑。

郑国仁摸芳子的花蕊。很热,而且湿淋淋的需要尿布的程度。

「先生,我要借用这边了。」

按摩师低下头吻蕾的富性感的嘴唇。

「唔…唔…」

芳子发出哼声,接受按摩师的吻,郑国仁还听到啾啾的淫靡声。

「太太,这一次要弄这个了。」

按摩师把黑黑的阴茎放在芳子的嘴上时,芳子很高兴的吞进嘴里。

这时候,郑国仁认为,芳子实际上先对按摩师产生感情,如此一来,心里虽然兴奋,但阴茎不能勃起。

「先生,你是这样的话,我和你换位置吧。最近的男人真没用。需要我帮助的人,越来越多。」

按摩师来到郑国仁的位置,把勃起到一半的肉棒插入肉洞内。

「啊…唔…我要泄了…」

芳子突然皱起眉头,用力抓住郑国仁的分身。在疼痛中,郑国仁觉得真正能了解女人的厉害,不由得看扔在一边的网状裤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