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良家人妻系列前传 · 淫蛇御经】 (02)
【良家人妻系列前传 · 淫蛇御经】 (02)
 字数:9117
 

                第二章
 
  上章说到田成和艳儿两人半刻后从楼间狭缝另一出口后巷出现,可是却没有 看到岚夫人与哪两个男人的影子。这后巷多半是前街人家的后墙所以偏僻无人, 两人边焦急地大声开口呼喊边四下寻找,可找寻了半天还是不见夫人的踪迹。 
  艳儿吓得瘫软在了地上口中仍然不停地哭喊着:「夫人,夫人啊。你到底在 哪里啊?」
 
  「艳儿别哭了,哭又于事无补,咱们这样找也不是办法,必须赶紧通知其他 人过来一起找。你快去找玉儿她们过来,我去通知城墙守官立刻关闭城门不准一 个人出城,另外跟他借一队军士过来一起寻找。看来这两个人不是简单的人,根 本就不是为了讨赏银的。他们是冲着夫人来的。很有可能是吐蕃派来的细作想劫 持夫人出城。」田成平静了一下心绪,思索了片刻后对艳儿说道。
 
  事情紧急艳儿哪里还会拒绝?频频点头称是。于是两人分头行动各求强援去 了。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刚刚站立说话处仅一墙之隔的后巷街尾 的丈二高影壁墙后正有两男一女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此时就见这两男一女纠缠在一处,两个男子都莫约而立之年,长相有七分相 似好像是血亲关系,都有些两颊瘦削无肉,眉毛低而近眼,似皱眉紧蹙,两眼凸 鼓,鼻上有皮无肉还长着一片雀斑,一句话以盖之即是:这二人贼眉鼠眼不似君 子相貌。而那女子则容貌绝美高洁,只是此时她头发凌乱、簪钗歪斜欲坠,盈盈 小口中被噻了一大团的布巾正「呜呜」的拼命摇头挣扎。两眼表露出了惊惧的目 光,眼中隐隐有泪花显现,再看她的一双芊芊玉手被绳子紧紧索敷,而双脚亦被 绑缚。再仔细辨认那熟悉的包胸长罗裙,原来这绝美的女子正是被这两名淫徒所 掳的河西节度使张敬忠将军的夫人:岚夫人!
 
  此时这两个男子中的一个正用自己的精瘦身体紧紧将娇美的岚夫人死死地顶 压在那丈二影壁墙壁之上,使她的娇躯挣扎动弹不得,以防止她的拼死挣扎搞出 声响来。而另一男子则是把岚夫人被绑缚住的双手高高举过她的头顶死死按在了 影壁墙上。此时他二人的表情紧张地听着艳儿、田成远去的脚步声如临大敌。 
  听到艳儿、田成两人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了巷口,这两个男子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哪个按着岚夫人双手的男子道:「二哥,多亏了我提醒你别太色急,别在那 楼缝里耽搁时间,要不然真要被他们堵住了。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
 
  哪个紧紧用自己的精瘦身体顶着美娇娘的男子此时也放松了下来,边用满是 雀斑的鼻子紧贴在岚夫人的娇靥上深深闻着她的淡雅体香,边开口应道:「是啊, 多亏了三弟提醒,不然要坏事儿。不过话说回来这美人儿到底是何身份?怎么听 刚才那个男的语气似乎他还能指挥调动守城的官兵?」
 
  「是啊,二哥,我也听到了,这女人肯定不是寻常女子。咱们这单买卖是不 是做亏了?这么重要的人他们出的价码也太低了吧?」
 
  「诶,三弟不用费心,到时候随行就市加价就行,人还在咱们手上你怕什么?」 哪二哥道。
 
  「说的也是,不过时间已到亭午他们怎么还未出现?约定就在此处无疑啊。 也不知为何选这么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此处可不是久留之地,听那二人言语, 好似他们又去唤人去了,要是再来个几十人寻找,咱们躲在这里恐怕不保啊。」 
  「三弟莫慌,他们就算是去叫人,没有半个时辰是决计不会赶到的,而咱们 的主顾好像对这单生意很是看重,肯定不会食言的,再等他们半个时辰他们肯定 会到的。」那二哥道。
 
  「嗯,二哥说得有理。我也看出来了,他们好像对这个美人儿很是看重啊, 不会真的如刚才哪个男子所说是吐蕃的细作吧?」三弟有些迟疑道。
 
  「三弟,不要忘了咱们道上的规矩,不得打听主顾的底细,我们只管收钱做 事就是。咱们就是靠坚守这个信条才有了如今的名号和声誉。现在只要是河西地 面的青楼哪个不找咱们兄弟找新货?至于这次的生意嘛,说不得是塞外的那家妓 院专门满足哪些异族男人们的特殊嗜好才订的货吧?所以说不要说是吐蕃,就是 突厥又如何?咱们照常交易。」那二哥长篇大论道。
 
  「二哥,什么『满足异族男人们的特殊嗜好』?我怎么没听明白呢?」三弟 满脸疑惑问道。
 
  「唉,你想想:要是跟咱们大唐常年争战的异国将军的夫人天天被你压在跨 下抽肏、泄愤,你说你会不会感到特别的兴奋、刺激呢?」那二哥提点道。 
  「啊,我明白了。不过这美人儿可是咱们大唐的官夫人啊。咱们这样做好吗?」 那三弟道。
 
  「我说三弟啊,都跟着我出来在道上混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这么心善?哪 些官老爷、官夫人们天天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吃香喝辣,可曾替你我担心过 生计?」那二哥愤愤地道。
 
  「这……」三弟被说的语塞。
 
  岚夫人听到这里心头大惊:原来这二人是早有预谋的来掳自己,而且听他们 的谈话好像是背后还有人出了高价指明了要自己。难道他们真的是专门绑架贩卖 女人给青楼的?可是那背后指定要买自己的人是何身份?不会真的像这二人所说 是异国妓院的老鸨吧?想到自己要被卖到异国他乡的妓院,想到以后会成为人尽 可夫的妓女被成百上千的异族蛮夷的男人们人千骑万跨,岚夫人的心不寒而栗, 她的心在滴血,真的是想一死了之。半个时辰前自己还是万人敬仰的河西节度使 夫人,那时的她打死都不会相信自己会落得现在这种悲惨的境地。
 
  想到自己的亲人、想到对自己千娇万宠的丈夫、想到自己可爱伶俐的祥儿, 想到自己就此将跟他们天涯永隔,今生也许再没有机会再见面了岚夫人悲从心来 两行清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哎哟,看美人儿伤心的样子,哥哥我实在受不了。乖,别哭了,我这就来 好好疼爱你一番。」那二哥看到岚夫人泪如雨下,不但没有怜花惜玉之心反而盯 着她宛若天仙般的面貌、鼓胀傲人的双峰淫笑了起来。
 
  他先是撅起厚厚的嘴唇疯狂地亲吻在了岚夫人的香靥上,还伸出流着口水的 长舌一下一下的舔着岚夫人眼角不断流下来的泪水,品咂着嘿嘿直笑。岚夫人左 右扭头躲避,可她人被紧紧按在墙上怎么可能躲避的了?只半刻后她便知道躲避 根本就是徒劳,索性也放弃了闪避,缓缓地闭上了泪水莹莹的一双美目。就那么 放任这淫徒肆意地亲吻、舔舐着自己的玉肤娇容。
 
  正所谓欲壑难填,这淫徒岂会仅仅满足于亲吻岚夫人的娇容?果然他的一双 淫爪也不安分了起来,伸手就扯开了岚夫人的对襟半臂藕丝衫子,直接就露出了 岚夫人胸前的一片冰肌玉肤,那包胸长襦裙裹着一对饱满圆润的高耸娇乳,乳沟 深壑,半掩半露好不诱人。这淫徒毫不迟疑就把淫手沿着滑腻饱满的乳房伸进了 包胸长襦裙里,握住一捧温玉巨乳把玩揉搓了起来。
 
  岚夫人面生飞霞紧紧地闭着眼,心如鹿跳,身体有些微微发抖,她还是第一 次被夫君以外的男人就这么毫无忌惮地把玩自己的一对儿傲乳,那种感觉让她说 不出的羞愧。
 
  这时二哥把嘴唇顶在岚夫人耳边,边舔着她羞红的嫩耳边调笑道:「小美人 儿,这奶子可真是大啊,我一只手根本就握不住啊,摸起来好光滑,就是不知道 长得如何啊?要不要我帮它出来透透气儿?这么好的一对儿宝贝老是藏在裙子里 太可惜了。嘿嘿嘿。」
 
  他说着竟真的去解岚夫人长襦裙胸下的那系腰的阔带,岚夫人连忙摇头、扭 身躲闪,可无奈只躲避片刻那系腰阔带便飘然落地。岚夫人只好紧紧把身体抵靠 在墙上,以便不让没了束缚的长裙从自己身上滑落。
 
  「这美人儿真是固执,有这么好的身材让大家看看又有何妨?三弟快帮帮忙。」 
  闻声那三弟不再按着岚夫人被绑的双手了,而是抓住她的手往前猛地一拽, 她的身子猛然就离开了影壁墙面,那包胸长襦裙便应声顺着她的光滑的肌肤滑落 在了地上。一下子就露出了岚夫人那白生生只穿着小巧的淡紫色刺绣亵裤的下半 身。岚夫人第一次在陌生男人面前这样裸露,她生怕被这两个男人窥见羞处赶紧 夹紧了两条修长的美腿。
 
  这还不算由于那老三向前拽她手的力道很大,而她的双脚又被绑缚不能迈开 步平衡,所以就这么眼看着要向前倒在地上。正在这时那二哥及时赶到,正好把 这香喷喷的半裸娇娘来了个满怀入抱。
 
  二哥得意地咬住岚夫人的羞红嫩耳低声道:「嘿嘿,美人儿,这可是你自己 主动投怀送抱的,我可不能辜负了你美意啊。嘿嘿嘿。」说着就把淫爪伸进岚夫 人的对襟衫子里,去她的背后解她包胸的亵衣带子。岚夫人手脚被绑哪里还有什 么办法阻挡?只片刻那亵衣的带子便被解开,二哥一把就把她上半身唯一遮羞的 淡紫色绣花亵衣扯了下来,丢在了地上。
 
  一对儿鼓胀胀、白嫩嫩的高耸玉乳便颤巍巍的暴露在了他的面前。只见在那 浑圆玉润的雪峰之上两点艳红嫣然点缀其上,好是诱人!
 
  这两兄弟也是被眼睛的诱人场景美得发痴了,呆呆地定在哪里看了半晌,最 后还是老二首先清醒过来,他伸手拍了老三脑袋一下道:「发什么呆,这么美极 的奶子咱兄弟俩一人一个。」
 
  说着便率先叼住了岚夫人左边的娇嫩奶头儿忘情地吮吸了起来,老三也不等 闲,马上也蹲下身来嘬住了岚夫人右边的艳红乳头痴迷地又舔又吸了起来。 
  就在两人忘情吸舔岚夫人那对儿诱人玉乳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娇滴滴地声 音:「啊……不要……两位大哥能不能放了我,我可以给你们更多的银子,十倍 于你们的哪个主顾,你们觉得怎样?」
 
  这兄弟俩闻声被吓了一跳,他猛然放开了岚夫人的玉乳吃惊地抬头望去,原 来是岚夫人在说话。被堵在她口中的那团布巾不知何时已被她拔了出来丢在了一 边。这兄弟俩这才想起:刚刚只顾着吃这娇嫩嫩、香喷喷的奶子了,老三早就放 开了岚夫人被绑着的手,这样即便是手被绑着也不影响她用手指拔掉塞在嘴里的 那团布巾。
 
  「二哥,我觉得可以啊,咱们出来这么冒险干这种见不得人的勾搭,还不是 为了挣钱养家糊口么?如果一下子就能挣到够咱们一辈子安稳生活的银子咱们还 犹豫什么?」那老三道,看来岚夫人开出的条件让他动心了。
 
  这时老二的态度至关重要了,于是岚夫人、老三都齐刷刷地把目光看向了老 二。老二此时却默不作声低头蹙眉思考着什么。半刻后他忽然抬头盯着岚夫人道: 「敢问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岚夫人见他有松动迹象便欣喜道:「这河西节度使张敬忠便是我的夫君。你 们放心,我会加倍给你们银两的。定然十倍于雇你们的人所出银两。」
 
  「什么?你……你是河西节度使夫人?可你怎么这么年轻?我听说那张将军 都四十多岁了吧?你看上去才二十多岁的样貌,你不会是在吓唬我们的吧?」兄 弟俩听闻大吃一惊,皆踉跄后退两步。
 
  「呵呵,怎么会?你们看来不是本地人,凉州城里的人认识我的很多。妾身 是填房之身,大夫人早在九年前就因为难产去了,我是后来才嫁给老爷的,所以 岁数是差了不少。」岚夫人担心这兄弟二人不相信所以详细地解释道。
 
  「哎,二哥,这可如何是好?那帮人看来绝非善类,居然敢打节度使夫人的 主意。当初我就觉得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般劝你别接这单生意,可你就是不听。」 那老三知道真情后貌似有些后悔了。
 
  「你净说马后炮的话,咱们不接生意一大家子人喝西北风吗?有老有小的只 靠咱们村那几亩薄地能养活吗?」老二道。
 
  「好了,你二人别争了,能否先将我手脚上的绳子解开?你们尽可安心,我 应了你们的条件一定会兑现。」岚夫人道。
 
  「这……夫人,我们真放了您,您不会让官差把我们抓起来关到牢里吧?」 老三有些犹犹豫豫道。
 
  「是啊,夫人,我们实在是有些担心。毕竟刚才我们……」老二看着岚夫人 至今还裸露的傲乳乳头上还流着自己的口水,他有点害怕岚夫人早晚会报复他们。 
  「你们尽可放心,如这次你们放了我就算是又救了我一次,对连续救了我两 次的恩公我怎么会报复呢?」岚夫人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便柔柔地说道。
 
  「哪个……哪个……夫人,银子的数额您还一直都没说呢。」老二还是吞吞 吐吐地问出了他最关心的话题。
 
  「还是你们说个数吧,多少两纹银你们就觉得可以?」岚夫人道。既然已经 讨论起了银两问题那看来他们是打算放自己了。
 
  「两千两官印纹银,不能再少了,我们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哪些人可不 是省油的灯,我担心他们会报复我们。」老二伸出两指比划着道。
 
  「嗯……好,就两千两。那你们……」还不等岚夫人说完本来静悄悄的后巷 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紧密的脚步声。
 
  「不好,按时间估算应是那帮异族人来了。这可怎么是好?」老三着急道。 
  老二毕竟老道,他没有喊叫,而是四下观察了下周围的围墙后吩咐道:「事 不宜迟,老三你快给夫人解开手脚上的绳子,我去收拾地上的衣服,然后咱们翻 后面这墙头过去。」
 
  半刻后老二收拾好了岚夫人遗落在地上的衣物,这时那几个人的脚步声越来 越近了,他急忙半蹲在后墙跟儿上道:「老三,快,你先爬上墙头,然后拽夫人 和我上去。」
 
  老三意会,快步上前两只脚踩在老二的肩头猛然一跳就扒住了墙头上的青砖, 老二这时也挺腰起身助他攀上了墙头。然后是岚夫人,她也来不及穿好衣服便赤 裸着颤巍巍的两团奶子和光洁的两条玉腿便也踩在了老二的肩头,老三在墙头拽 住她的一双手向上拉她,老二在下面起身顶着她的双脚,很快她便也上了墙头。 老二见两人都已上墙,便后退几步,助跑冲刺用脚借力墙壁猛然一跳也扒住了墙 头,墙上两人合力把他拉了上去。
 
  三人又扭身看向了这墙后的院落,虽然堆积着不少麻袋货物确是静无无人, 于是三人跳在了软软的麻袋上下了墙。他们刚下墙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边传来身后 的声音:
 
  「咦?怎么没人?他们应该是得手了啊。」一个鼻音很重的声音道。
 
  「是啊,大人,属下当时把那两匹马扎惊了之后就一直在盯着岚夫人呢,确 实见她被咱们雇来的哪两个专门拐卖女子的外地人骗进了哪条咱们事先装好门板 的狭缝里。」一男中音道。原来这场「马惊事件」居然是他们事先准备安排的, 看来他们已经盯岚夫人不止一两天了。居然能事先安排这么周密。
 
  「对啊,大人,我也看得清楚,而且后来岚夫人的哪个丫鬟是独自出来的, 而且刚刚她跟哪个护院也是空手而归啊。一看到她们空手从这里出来,我才通知 您前来交易的。」嗓音有些尖锐的声音道。
 
  「难道……难道他们两人发现了岚夫人的身份?想独自绑票敲诈一笔银两?」 鼻音很重的哪人道。
 
  「哎,大人,这可怎么是好啊?这件事可是坌达延将军亲自吩咐给咱们做的 啊。这可怎么向将军交待啊。」男中音道。
 
  「是啊,咱们为了做成这件事已经计划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这么 好的机会。当初我就反对用外人,咱们自己动手才保险,看看怎么样?被我说中 了吧?」那尖锐的声音埋怨道。
 
  「哼,妇人之见。咱们好不容易在这凉州城中扎下了根,也搜集了不少唐军 的情报,咱们亲自出面干这件事被这四下的商铺熟人认出来怎么办?那咱们岂不 是全暴露了?这几年的辛苦用心岂不是白费了?」鼻音很重的哪人斥责道。 
  「您教训的是,不过您找来的这两人也实在是不靠谱,明显是两个见钱眼开 的小人。」那尖锐的声音不满道。
 
  听到这里,隔着墙正扒着墙偷听的老二、老三一阵脸红。
 
  老二尴尬地看向岚夫人,想看看她听到这句话的反应。可不看还好,这一看 就痴住了。由于老二是蹲在麻袋上扒着墙偷听,而岚夫人则是优雅地娉婷袅袅地 扶墙侧耳倾听。老二这么抬头看向紧挨在身边的半裸岚夫人时,恰巧看到了她那 修长玉润的美腿和她下身宽松的小亵裤之间的一道缝隙。透过那裤边露出的狭缝, 老二看到了岚夫人那白蓬蓬、鼓胀胀的阴阜,以及那雪阜上寥寥的几根柔软阴毛。 透过那宽松的亵裤翘起的边他还看到岚夫人露出了那肥臀挺翘的臀瓣,往上看岚 夫人那对儿高耸、浑圆的白嫩嫩的奶子正随着岚夫人心口的跳动一颤一颤的,那 左面的艳红小樱桃上还流着自己的口水。再看岚夫人的表情,她此时却正在掩嘴 娇笑,显然是听到了那尖锐的声音对他兄弟二人的恶评。
 
  好一副半裸仙子下凡尘的诱人的画面,老二忍不住吞了下口水,下身两腿间 的哪根粗壮阳具已经不自觉的硬了起来,他忍不住这无法抗拒的诱惑情不自禁地 又靠近了岚夫人几分,然后又抬头反复寻找最佳角度,好透过岚夫人下身那宽松 亵裤跟玉腿之间露出的哪条宽缝看到更多的肥美阴阜的真容。
 
  墙外的对话仍在继续着:
 
  「额古达,快去通知手下眼线,全城搜寻这两个王八蛋,就凭咱们这几年暗 中发展的众多眼线,我就不信楸不出这两个混蛋来,咱们吐蕃国的定金可不是那 么好拿的。」鼻音很重的哪人道。
 
  「是,大人。我这就去发信号通知。」男中音道。
 
  「哼,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冗措姆,你火速去飞鸽传书围攻瓜州的乞力徐将 军,这两人是他的手下推荐的,让他派人先去把这两个混蛋的家人都绑了,押到 咱们吐蕃军营去,我倒要看看这两人是更看重钱财,还是更看重自己的亲人。」 鼻音很重的哪人恶狠狠地道。
 
  「是,大人,我这就去飞鸽传书。大人这里也没事了,咱们还是一起回去吧, 我们也好护送您。」那尖锐的声音道。
 
  「嗯,那就一同回去吧。」说着就传来他们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待那几个吐蕃人离去,再看老二、老三已是面如土色了。估计是听了刚刚哪 个什么大人要抓自己家人的言语有些胆寒了。两人不停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 不知所措。片刻后还是老三沉不住气开口说道:「二哥,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对 你说。」说着便起身拉起了老二走向了远离岚夫人的院子角落。
 
  岚夫人一看这情形心中火急,她虽平日里在将军府中养尊处优不跟外人接触, 可毕竟她通读古今再加上夫君每每回到府中都跟她疏解心中烦事,聊一些让他烦 心的人和事,正所谓: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这也让她从中学得不少如何处置 复杂人际事物的经验,所以她要比一般普通女子更加聪慧过人。她只一看那老三 的表情和要拉老二远离自己的行为就猜出这老三定然是更挂念家人安危,想反悔 把她交给那帮吐蕃细作了。
 
  岚夫人脑筋急转,想到下半生要被挟持到吐蕃与家人天涯永隔,过着生不如 死的悲惨淫辱生活,她紧咬银牙,不得不下决心豁出去了。她知道这两兄弟中做 主的是老二,而这老二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短暂接触她发现:他不仅仅是像刚才 哪个吐蕃人说的「见钱眼开的小人」,而且更是个色胆包天的色胚。其实刚刚老 二借着偷听蹲在哪里色迷迷地偷瞄自己身体时早就被蕙质兰心的她发现了,她只 是碍于形势没有发声罢了。这家伙在那么紧要的关头都还贪恋女色,可见他有多 么好色了。
 
  为今之计就是先把哪个做主的老二哄高兴。她觉得除了许以金钱外自己也可 略施美色引诱他,让他舍不得把自己交给那群吐蕃人。虽然这跟自己平时里所尊 崇的贞淑有悖,可是一时的忍辱总比整个下半生都被哪些野蛮的蛮族男人们压在 胯下千骑万跨地淫辱要强万倍吧?
 
  想到这里她不再迟疑,快步赶上了老二,伸出纤纤玉手拉住他的胳膊,并用 甜腻的声音凑在老二的耳边吐气若兰道:「二哥,其实你们不用担心的,想那瓜 州乃是我大唐河西疆域,归我河西节度使管辖。岂容那吐蕃外贼嚣张?他们能飞 鸽传书难道我们就不能吗?只要咱们回到河西将军府中我定然让夫君也飞鸽传书 当地守军,让他们先去你家中把你们的家人都接来如何?」说完她竟把一双赤裸 的高耸玉乳贴在了老二的胳膊上。
 
  老二被这素有凉州第一美人之称的河西节度使夫人主动投怀送抱,又被她的 赤裸的鼓胀奶子顶住,一时间竟美得飘飘然不知身在何处。可毕竟他是闯荡江湖 多年的老油条,栽在他手上的女人不计其数,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所以他只稍 享受片刻便明白了岚夫人此时此刻地心思。于是为了试探他的猜测是否准确,他 背起双手来对着老三正义凛然道:
 
  「三弟,我知道你叫我过来是何用意,休要再说了。咱们既然已经答应了岚 夫人就不能再反悔了。如此反反覆覆以后还怎么立信与人?再则岚夫人刚才也说 了她会帮咱们的家人摆脱哪些人的,我相信岚夫人是不会不讲信用的,我想她是 不会让我『失望』的,你说对吧岚夫人?」他说着就偷偷用背在后背的一双淫爪 抚摸在了岚夫人那裸露的光滑小腹上。说道『不会让我失望』几字时还特别加重 了语气,似乎是在提醒岚夫人他现在的重要地位,要乖乖听话任他淫玩。
 
  岚夫人没想到这斯竟如此色胆包天,竟当着他三弟的面偷偷背过手来摩挲自 己光洁玉润的肚皮,她的小腹还从来没有被夫君以外的男人如此轻佻地抚摸过, 这让她一下子娇靥飞红,不过马上镇定下来,想到了现在得罪这个老二的恶劣后 果于是强装笑颜连连点头道:「对,对,我不会让二哥失望的。」
 
  「那就好,那就好,三弟你也听到了……」这老二表面上跟老三苦口婆心的 讲道理,可背地里却已经用左手向后揽住了岚夫人肥美的翘臀,并不停地捏弄着 她滑腻的臀肉。而他的右手则滑过了平原撩起了岚夫人的亵裤钻了进去,抚住了 她神秘三角地带的一小撮柔柔的芳草不停地撩拨着。
 
  岚夫人大惊,她没想到此斯竟如此手快,还如此得寸进尺,她马上想抽身远 离这个色胚,可这才发现自己的玉臀竟早被他的左手揽住不得动弹,不得已她连 忙抽出手来拉住了老二的有力手臂想把他的手从自己的亵裤里拔出来。可这老二 却异常偏执右手死死攥住岚夫人阴阜上的一撮阴毛不松手,就这样两人僵持在了 一起。
 
  这时老三又开口了:「二哥,你虽说得有道理,可是那毕竟是咱们的一家老 小啊,外人是不会挂在心上的,要是万一……」
 
  岚夫人见这老三还是犹犹豫豫,生怕再生变故于是也顾不得再跟色胚老二纠 缠了,赶忙开口保证道:「这点你放心,我既已答应你们必会当作我自己的事情 一样去办,只要咱们回到河西将军府我便即刻催促我夫君飞鸽传书给瓜州守军, 让他们火速接你们的家人暂时到军营安置,可否?」
 
  「那是极好,那咱们还等什么呢?事不宜迟,我们快些去将军府吧,要是让 吐蕃人抢在我们的前面就麻烦了。」老三催促道。
 
  「且慢,三弟啊,遇事莫慌,你忘了刚刚哪些人不是说已经在城中广撒人网 抓咱们两人了吗?咱们这一出去岂不是自投罗网吗?」还不等岚夫人回应,那老 二便慢悠悠地说道。
 
  岚夫人感到有些奇怪:这老二怎么突然有不着急出去了呢?难道不想快点接 出自己的家人?不想早一些领到赏银?正在她诧异之时猛然觉察到自己下身羞处 有异,不知何时自己最珍贵的玉门宝蛤羞处已经被一只温热的大手抚摸上了,那 只手钻进自己的两腿之间正在摩挲抠弄着自己珍视的哪条紧窄的玉蚌肉缝。 
  岚夫人大惊,她总算明白为何这老二突然又不急着出去领赏钱、接家人了。 这厮真是淫邪到了极致。老二这次已经突破了她的心理底线,谨守妇道的她深知 自己的私处仅仅专属于自己的夫君,别的男人绝对不能染指。她不再隐忍,猛用 力推开身前的老二,怕他恼怒便装作开玩笑道:
 
  「二哥你也真是的,都结识这么久了也不报上名号来,我可是早就如实说出 自己的身份了。你们这般躲躲闪闪的哪里有半点男人气概?」
 
  「一线天,极品啊。」老二却不知所谓的说了这么一句,搞得岚夫人摸不着 头脑,不知所云。
 
  「什么?什么『一线天』?难道你的绰号就叫『一线天』吗?」岚夫人迷惑 地问道。
 
  「嗯,嗯,我的绰号就叫『一线天』。哈哈哈!」老二神秘兮兮地笑道,说 完这厮把刚刚从岚夫人神秘峡谷肉缝里抽出来的那只淫手送到鼻前深深地闻了起 来,边闻还边摇头晃脑地低声呢喃道:
 
  「离地三尺一条沟
 
  一年四季水长流
 
  不见有人来饮水
 
  却见肉菇常洗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