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回忆初恋的美
回忆初恋的美
那个时候刚上高中,高中男生仅次于一起打球的团体活动就是一同到录像厅看片了,现在有映像的就只 有《帝国军妓》,《人体奥秘》这两部,也是最早看的两部吧。呵呵,再有映像的就是大学时的兰兰了。看 完片,几个伙伴总会在回家的路上小声讨论下“你说女的b有多深”之类当时永远没有答案的话题,然后各回 各家,各打各炮……那个时候,很流行混,没跟个“大哥”那你一定是被欺负的对象。本人也跟风混着,但是一不抢东西, 二不打群架,只是跟着这些混子们一起玩东玩西。

  在高一的暑假,某个大哥意外发了笔横财,(估计也就几百块吧)把我们几个小兄弟叫着去了一路边洗 头房……看过《盲井》的朋友应该对“傻根”在洗头房嫖娼的洗记忆犹新,我认为傻根演得很真实,我当时就是 这样。很茫然的跟着大家一起进去,内心充满了负罪感,然后被安排在一个很破旧的小厅,就一张破床,然 后一个很风尘的“大龄女青年”三下两下扒光自己,然后脱我的裤子……(请原谅我这混账的文笔,我实在 不想回忆这段经历)“年纪轻轻的,怎么就阳痿了啊?”妓女一边套弄着我的弟弟,一边皱着眉头不耐烦的问我,还是相当 拗口的普通话。我脸通红,估计当时血液都充到脸上了,没有多余的部分供应老二。

  “躺下吧!”她把我推到床上,坐我身上,捏着我软趴趴的鸡巴往里面塞。
  我终于知道“你说女的b有多深”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无限深!无限宽广!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丑化了这位妓女,要我现在凭我的记忆画一张她的像, 那她一定是芙蓉姐姐的妈,外加一个超级大黑逼!

  这个逼的毛还能扎死人……

  我射了。

  妓女起身穿好裤子甩给我两张卫生纸,出去了。我他妈真想哭啊!

  也许我的第一次是比较特殊的杯具。后来我问过一些朋友,做了一个统计:第一次插不进去的有2个,插 进去没射的2个,3分钟缴枪的5个,超过5分钟的没有……所以我一直认为,性交(台北情色网757H)是一个技术和经验要求非常高的工种。

  向男优们致敬!

  虽然,我的“初夜”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交代了,但是也有好处,那就是我在学校里突然自我感觉有了一 种优越感。

  “老子是操(台北情色网757H)过逼的人了!你们都是小p孩子!”然后就是,我看班上女同学的眼神不一样了……虽然我“开苞”算很早,但是作为过来人,我还是老套的说一下,各位90后,高中时最好还是忍着吧, 太早接触性对于双方都是伤害,而且几乎不可能有美好的体验,大学!只有到了限制全无,蜜桃成熟的大学 时代才是各位的兄弟大展拳脚的舞台!

  第一个女朋友。

  我的高中女朋友不是校花!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文章写自己把到了校花,除开个人意淫,那就是王婆卖瓜。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 现,校花那么好上吗?竞争激烈暂且抛开。作为一个学校的“公众人物”,校花的压力是很大滴。

  一方面,年纪轻轻大把大把的追求者,这个宠着那个让着,仿佛个个都愿意为自己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你是校花你会怎么选?当然是不选!就这么吊着,这才能给各位展现殷勤的机会,这才是利润最大化的选 择!

  另一方面,女人的天性是善妒,各校的校花一定是被同性孤立的对象,这种孤立可能是隐性的。那些敌 意,一定自发的来自于校园的方方面面,敏感的校花一定会有所顾忌。任何绯闻,任何风吹草动都会使校花 名誉受损。她会为了一个三年后不知天南海北的“真命天子”冒这么大的风险吗?

  所以,校花,让那些SB追去吧,而且从审美的角度来说,十几岁的女孩子太漂亮就代表早熟,不符合这 个年龄段的基本审美需求。咱要找的是广大的“银牌选手”!

  蓝是隔壁班的女生,干(台北情色网757H)干(台北情色网757H)净净的女生,眼睛弯弯的,好像总是对人笑。有一次年级讲座刚好和我同桌, 那个时候流行Walkman,蓝也算大方,看我吊儿郎当的在趴课桌上听Walkman不听课。就小声示意我分她一个 头听听。

  于是两个人趴课桌上凑一块儿听着任贤齐的心太软,我当时何止心太“软”啊,心里漾起的是一种痒痒 的酸楚。因为在我的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瞄见蓝的T恤领口里面!

  那个初秋的下午,阳光暖暖的从窗口洒下,照得蓝的胸口嫩黄嫩黄的,略微凹下的乳沟边缘一层淡淡的 绒毛,她的内衣花边是粉色的……我相信当时我偷瞄蓝胸部的眼神一定不是猥琐,那个时代,我还不甚猥琐 ,至少我当时没有做任何后续的动作。(探头之类)可能只是有点呆,被眼前的景色照得有点发呆。虽然不 应景,我还是马上把那天洗发店的一幕一幕通通忆起。心太软成为了这个场景的配乐,在我心中定格。

  我扯着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近乎目不转睛的看着蓝,偶尔她回头瞄向我,我立即偏过眼神,躲避她的 目光。心跳得蹦蹦快,似乎是害怕被蓝听到我的心跳声,我不断的深呼吸来平复心情,但是眼睛就是不能离 开。

  一节课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懊恼的发现,我居然没跟她讲句囫囵话。
  “喂,P,听说你画画很棒,帮我们班黑板报画个庆祝元旦?”那次之后,蓝就和我熟络了。经常会碰到 打声招呼,聊两句话。

  “怎么?你们班没人画啊?求爷去画?”我当时应该很高兴,受蓝的邀约还是第一次。但是鬼使神差的 ,我开口居然是这么一句话。

  “不画拉倒!”蓝皱了皱眉,转身离开。

  我真想抽自己一嘴巴啊……

  年轻啊,那种莫名其妙的傲气和冲动让我自己现在都无法理解;也许是因为蓝知道了我的特长而引起的 得意忘形?也许是因为突然受邀的惊喜引起的无法自控?呵呵,现在想起来都会笑。

  第二天夜自习前,我带着浑身的粉笔灰得意的看着惊讶的蓝;饿了下午,背着她赶出了一整版的黑板报 。

  “你画错了啦。”蓝一乐。

  “啊?”我擦擦头上的汗,沾得一脸的白灰。

  “你画的这是春节啊。”

  “刘老师说的就这么画!我们班的黑板报也是这个题目的……”她们班和我们班共一个班主任。

  “我是宣传委员!你画你班上的我管不着,我们班的重新画!”

  “欧……拍马屁拍错了地方啦……”他们班有人开始起哄。我和蓝红着脸不敢再交谈。

  “那……我明天和你一起画,好么?”临出教室我问她。

  “嗯,好吧!”蓝笑了。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很大众化的学生恋爱,送放学,看电影,外出兜风,传纸条……一切都很自然,也 很甜蜜。这是我的初恋,也是蓝的。

  说性,说性。

  和蓝的第一次在我家,那天是暑假,父母都出去了。我约她到我这里看碟。
  之前和蓝在小影院早已经亲亲抱抱很多次,我寻思今天能够把她“拿下”。
  我准备的很充分啊,找外面朋友借到了套套,(那时我怀疑店里不卖给我)精心准备了“浪漫”音乐,(时常超过5小时,天呐)她来前还洗了个澡,嚼了一大板绿箭。呵呵。

  两个人看影碟,看着看着看到了我的房间。我带上门,放起音乐,拉她坐到床边,开始吻她。

  蓝还化了妆来的,随着亲吻动作越来越剧烈,她提醒我多次别让我口水弄花了她的妆……很顺利的脱掉外衣,这丫头居然穿着一个蕾丝bra!当时我看来这分明是情趣内衣嘛!不会解后面的扣! 急得我抓耳挠腮的,围着她打转。蓝默默地看着我,当时她一定很紧张吧。后来估计是怕我弄坏了她那贵重 的bra,很不情愿的自己解开了。(笑……)我当时一定非常急色,一把抓住从内衣里蹦腾出的一双小白兔,像吃冰激凌一样津津有味的舔着,味道 微咸。蓝的乳房像桃子,乳头不甚明显,白嫩嫩的一个小半圆上直接冒出个尖儿,软软的,颜色微微褐色, 在我舌头的刺激下也没明显的凸起变化,只是被我的口水打湿之后油光可鉴。

  “冷!”蓝拉了一床毯子把我和她裸露的身体盖住了。

  我就在这毯子里摸黑边舔边往下脱着她的裤子。

  蓝的内裤也是蕾丝的,和bra是一套。裤子我还是会脱的。蓝也很配合,翘起小屁股让我顺利往下拉掉。 蓝阴毛很少,(小知识:阴毛跟眉毛成正比,一定的,当然,刮过的除外)细细簌簌的从白嫩饱满的小腹往 下延伸,我又一次看到了女人的私处,距离上一次一年多了吧。

  此后我再没见过20岁以下女孩的阴部了,映像中似乎和成熟女人的阴部确有不同,蓝的阴唇很小,稍微 两边分开,当时还不知道阴蒂隐藏在深处,几乎看不到那颗小珍珠,猴急的我只是在那扒来扒去找阴道入口 ,费好大劲才弄明白原来是没有想象中那样一个洞存在的。分开阴唇,露出粉红色的嫩肉,用舌头舔了下, 感觉有些酸……蓝不让我继续探索了,用手拨开我的头:“脏。”戴套子,上!

  蓝一定没看过套套,很奇怪我的行为。当我掏出老二的时候她马上闭上了眼睛。
  “怪物!”这是蓝当时的原话我也是第一次戴套子,说实话很不习惯。但是当时没有丝毫的停滞,直接 握着老二往目的地送去。

  “啊!”刚顶到门口蓝就叫出声来了,这当然不是兴奋的原因。

  “好疼!”

  “好像第一次都很疼吧?”我心里有点虚,因为我不是处男了。

  “轻点,轻点。”蓝直皱眉我根本掌握不好轻重,甚至不知道入口的具体位置,就这么一下一下的在蓝 的阴户处顶着。

  蓝觉得越来越疼,没有那么配合了,两腿紧收。甚至使劲儿用膝盖顶住我的腰,让我使不上力。我着急 了,提起她的膝盖左右分开,让她的阴部完全直露在我的眼前,我暴涨的鸡巴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不断左冲右 突试探着入口。

  终于,我的龟头稍微没入了半寸,就是这里了!我腰部向前猛的一顶,龟头直接送进去了一大半!蓝的 阴道几乎没有湿润,我还在继续用力,整个鸡巴就这么硬生生的在她体内撑开了一点空间,而且不断往里面 突入,要不是避孕套的润滑油,我怀疑蓝会疼昏过去。

  “我不行……别搞了,求你!”蓝哭起来了。

  蓝的眼泪在我看来就像是春药,也许是A片的指导吧,认为女人只要被鸡巴抽插就会爽翻(那个时候自己 就是这么SB)。所以我根本听不进她的话,把她的膝盖往前推,蓝几乎腰部悬空,仅凭小穴迎接着我用全身 力量一次又一次的撞击,我的鸡巴就像打桩机一样垂直的在阴道里肆虐,娇嫩的子宫口几乎在承受我的体重 ,蓝已经疼得腿肚子发抖了……最多20下,哥们儿我射了。也许是之前在门外积累太多刺激,也许单纯因为紧张,我大众化的早泄了。 射完后我瘫软着趴在蓝的身上,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喘粗气的力量。

  蓝已经哭成个泪人了。

  她见我不动了,慌忙从身上费力的推开我,双手掩面跑去厕所。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光着身子垂着 个鸡巴在厕所门外等着她。

  大约十来分钟,蓝走出来了,眼睛通红,头发散乱,低头不语。活像被强奸后的模样。

  我马上抱住她,亲吻着她脸上的泪痕,抚摸她的肩膀,让她放松下来。
  “很疼吧?”

  “疼死了。”蓝坐在床边披着毯子抱怨的看着我。沉默良久,蓝转身递给我一张皱巴巴的纸。被蓝和我 的体液浸皱的卫生纸。还有那淡淡的的血迹。

  “蓝,我爱你。”我吻着她。此刻我不知道还能说些别的什么。她又哭了,紧抱着我的脖子。

  “我会爱你一辈子的。我们毕业就结婚。嫁给我吧。”我对着她的耳朵轻声反复呢喃着这几句话。

  当时这一定是我的真心话。

  写到这里我心情低落,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这是我的初恋,这也是我第一次伤害我的爱人。

  07年,我时隔多年又一次见到了蓝,在国际大都市做着她的白领,再次见到我她很坦然,甚至表现得有 些欣喜。她越坦然我就越内疚,内疚得甚至在和她一起的短暂午饭时间都没敢问她结婚没有,生活如何。只 是自顾自的说着最近的工作烦扰,新奇见闻。蓝没变,依然微笑的听着我的神侃,偶尔呵呵两声表示附和。 就像那个时候我们在长江边一样,不同的是她坐我对面,不是在我旁边。

  高中还没有毕业的时候,我和蓝就分手了,因为前途的争议。我立志去外地大展拳脚,而她舍不得她的 父母,舍不得她的家乡。

  现在看来,蓝去了离家1200公里的城市,只身闯荡多年;我却辗转回到了离家1小时车途的城市浑浑噩噩 的过着。到底谁对谁错,分得清吗?有必要分清吗?